第064章 说盐引(1 / 2)

第064章说盐引

靖安帝其实是个不怎么像皇帝的帝王。

他早年间没儿子,只觉得什么都没意思,明知朝堂因为他父皇对某些人的宠幸变得一团糟,可他也不想管太多。

直到后面有了花萌,花萌有孕,给他生了长子越熙。

从确定花萌有孕开始,靖安帝就想着要把他父皇留下的隐患全部解决了。

他不想他的儿子将来和他之前的二十几年一样,处处受制于人。

近两年,随着年龄越来越大,靖安帝也渐渐的开始考虑等越熙成亲后,就退位的事情。

只不过这个心思他从未对别人提起过,就是花萌,他也没有提起。

可就在靖安帝已经准备退下,好好保养身体争取多活几年的时候,江南送来两封密信。

第一封密信是淮安府送来的,信中称,扬州与淮安两地盐商争抢今年官盐盐引,私底下的争斗越来越多,去年年底时,更是闹出了三条人命。

两地盐商一直争抢盐引的事情,靖安帝是知道的,只他没想到,去年年底会一次闹出三条人命。

这会儿靖安帝也没瞒着时杨他们,将淮安府和扬州府两地盐商争抢的事情一说,而后看着时杨他们道:“闹出事情的是三个与你们年纪差不多大的姑娘与少年,朕便想着,等到了淮安府和扬州府,由你们去查探这件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。”

听到靖安帝这话,众人一点也不意外地点点头。

见他们点头,靖安帝这才道:“你们不仅要查清此事,更是要想出一个好办法,最好能解决这每年年底争抢盐引的事情。”

“朕会交代淮安府和扬州府官员全力协助你们,可你们也要给朕长脸,做出点成果出来。”

知道靖安帝这是要考教历练他们,所以对于靖安帝这话,众人也都没有开口反驳。

等着时杨他们离开主舱,来到越熙这间整条船第二大的舱房里,这才互相看了看。

“我还当父皇真的是要让我们一路上都做他的丫鬟和仆人。”

越泓这话一出越熙就紧跟着开口道:“父皇之前做了那么多安排,是想让我们多学点本事,他担心的是我们离开他,没办法活下去。”

“太子说的不错,如今我们每个人通过这次的考教,都学会了一些之前不会的本事。”说着话,时杨看向越瀚,“若没有这次的考教,我们又怎会知道四皇子竟能做一手好饭菜。”

说起这事,时杨也是今早才知道。

司彤他们一行人去了花家后,先是所有活计都跟着学了一遍,最后卢氏才将他们分开。

越泓爱说话,他去了花家半个月,整个花家上下没有他打听不到的事情。

别看身为杨准身为杨家子,可他拿起绣花针,竟是比司彤和蔓蔓缝衣服还要快。

最让人意想不到的,还是平时话不多,喜欢看书的越瀚,竟然能做的一手好饭菜。

这会儿越瀚被时杨一夸,颇有些不好意思地开口道:“我做的其实也一般。”

越熙对着越瀚笑了笑,又夸了他一句后,这才道:“孤的意思,等到了淮安府后,我们还是分开的好。”

说着话,越熙扫视众人一圈,见没人反对这才继续道:“孤与时杨带上四弟,再有就是熳姐和晏寻,若是真的有什么,我们三人也能顺利带着熳姐和越瀚离开。”

“蔓蔓和司彤还有杨准你们三人就与三弟一起,方便出事时好能带上二弟和煖儿。”

对于越熙的这个做法,时杨是赞同的,“我们十多个人一起目标太大,几乎都知道我们是跟着皇上一同南下的。”

“如今分开,目标要小一些。”

众人都明白越熙和时杨的意思,他们没意见,也都跟着点点头。

说完这事,越熙又道:“我们这边,主要负责打探消息,有晏寻在,想来消息会容易些。”

说到这里,越熙看向从昨夜上船就待在他这里没离开过的晏寻。

晏寻见越熙朝他看过来,当即点头。

等着晏寻点头,越熙这才看向越泓和蔓蔓道:“你们这边主要还是帮着我们,隐在暗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