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79章(1 / 2)

167

白清灵换了个舒服的姿势坐好,敛下眸子想了一下。

夏至弦与她是一样的,他与颜楼虽是损友,但终将是友。

是不会让颜楼知道他被催眠忘记原来那些事的。

那他所说的知道,又是什么呢。

见白清灵不问,夏至弦笑了笑,打开抽屉拿出一盒香烟,洋火擦下点燃后吸了一口,才缓缓道,“你是笃定我不会告诉他催眠前的那些事了。”

白清灵抬眸看他。

夏至弦吐出烟圈,又道,“你这么聪明当然会猜到,我不意外,不过,”

他放下手,弹了弹烟灰,挑眉看她,“你没想过,除却你与他之间交集的那些事情外,其他会被他知晓么,比如你和孔世华的婚约,以及只效忠颜楼一人的陈文成,忽然就听了你的话,甚至替你瞒着他去办事?”

白清灵抿着红唇盯着他,双手也握紧了。

许久,她开口问道,“所以他才杀了陈文成么。”

夏至弦笑得淡薄,“陈文成的事情你也不必太过伤心,早在他第一次替你办事的时候,他应该就有了死的觉悟。”

颜楼的人,但凡有过一次背叛,那就是千刀万剐。

在夏至弦看来,颜楼在被催眠前若不是顾念着白清灵与陈文成相处时间长,怕她伤心,应该早就对陈文成下手了。

现在他之所以忽然杀了陈文成,也是因为他没了关于白清灵的记忆。

这一点,白清灵也想得明白。

可越是明白,她越是心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