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章,赔钱(1 / 1)

“你们三个,每人一万枚低级灵石。”“那肥猪的钱由你们出,所以你们俩,每人一万五千枚低级灵石。”崔玉生和魏勇睁大了眼睛,错愕的瞪着秦桑梓,你特娘的还真敢叫价!就算你是先天强者,也不能这么欺负人啊!咽了咽口水,崔玉生苦笑道:“大人,您就是将我等二人卖了,也决计凑不出这三万枚低级灵石啊!”“你骗鬼呢?”“大人您应该知道,灵石是修真者辅助修炼的基础。咱们武者,不到金丹境界,拿了灵石也不敢吸收。至于普通人,更是没有用了。所以,灵石通常只在修真圈子里面流通,寻常凡间,哪里能见到什么灵石啊。”听了崔玉生的话,秦桑梓皱紧眉头,的确,他在便宜老爹的小金库里,只找到了一枚低级灵石。这家伙应该没有骗自己。“我不信你们经营黑帮这么多年,手里就没有收藏一些。”崔玉生老实的点头道:“不敢欺瞒大人,这么些年,玉生手里仅仅只收藏了两枚低级灵石。”魏勇这时候插嘴道:“我只有一枚。”秦桑梓:“……”只有三枚,你们说个锤子!秦桑梓不禁有些忧伤,系统商城里的东西,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能兑换出来啊!难不成,自己以后还得按部就班的老实修炼?不!我只想开挂,我不想苦修……想了想,秦桑梓问道:“你们的灵石哪里来的?”崔玉生和魏勇对视一眼,仿佛从各自的眼神中读懂了对方的心思。“我的灵石是从一位筑基境界的修真者手里兑换来的。当时,那位修真者来到南城,身上没有银两,就找我兑换了一枚灵石。花了我八千两银子。”“玉生的两枚灵石,和魏老大一样,也是从修真者手里换来的。两枚一共花了玉生一万八千两银子。”秦桑梓挑眉道:“哦,价格还不一样?”“是的,灵石是修真者的货币,银子是普通人的货币。两者之间的兑换比例从来没有一个准确固定的值。一般而言,一枚低级灵石,大概能兑换一万两左右的银子。”听完崔玉生和魏勇的话,秦桑梓了然。意思就是说,自己想要兑换系统商城里的东西,就得拼命挣钱了呗。麻的,果然到哪里都有这么一句至理名言。没钱,你玩个几把!“行吧。”秦桑梓拍拍手,一脸仁慈的说道:“既然是这样,那我也不为难你们了。”崔玉生和魏勇当即感动得痛哭流涕,甭管真的假的,至少看起来是这样。“多谢大人体谅!”“把你们灵石都给我送到府上,就算是三枚我也要。另外,每个人再准备一百万两银子。”别看秦虎执掌虎威帮,霸占着三坊七巷,府上居然只有二十三两银子!这点钱,要怎么搞生意?所以,银子对于秦桑梓来说,也十分的重要。而且,一万两银子,才能兑换一枚低级灵石……乖乖,想着系统商城里那些惊人的数额,秦桑梓一阵头大。这特娘的,得攒到何年何月啊!听了秦桑梓的要求,崔玉生和魏勇两人只能点头。顿了顿,崔玉生试探着问道:“大人,您看您什么时候接手九转七星帮的地盘,因为玉生和卫老大也有一些生意上的合作,需要和大人您交接一下。”秦桑梓斜了他一眼,他知道崔玉生是在套自己的话。“九转七星帮的地盘,我不管,我只管我虎威帮的三坊七巷。”魏勇眼睛一亮,忍不住脱口而出:“当真?”“你觉得我有必要哄骗你们两个后天境界的辣鸡吗?”崔玉生微微低下头,眼底闪过一丝阴狠,嘴上却是说道:“那是,那是。如大人这般先天强者,绝对是说话算话的。我等二人自然是信服的。”“嗯嗯,崔老大说的就是我的想法。”魏勇附和道。秦桑梓随意的摆摆手,他知道崔玉生和魏勇这两人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货色。对于他们的话,根本不能相信。关于放弃九转七星帮的地盘,秦桑梓有自己的考量。首先,他穿越过来还不足一天,对这个世界还不够了解。其次,南城还有另外一个未知实力的先天强者——三爷,秦桑梓不想让自己太过张扬。按照他的想法,先震慑住南城其余三帮老大,然后经营自己的三坊七巷。先把经济盘活!广积粮,缓称王,猥琐发育才是王道!至于斩杀卫争俊,一是为了宣扬自己的武力,展示实力。二呢,是这个肥猪实在太可恶了。你说你都已经长残成什么样了,心里没点数吗?整天带着四个娇滴滴的美人大行其道,不是招人恨吗?而且,明明实力那么低,还那么嚣张,不拿你开刀,拿谁开刀?你这可不就是自己找死吗?从秦桑梓那里得到确切的消息之后,崔玉生和魏勇对视了一眼,都在对方的眼里看见了防备与警告。既然秦桑梓不要九转七星帮的地盘,那这地盘就是他们俩的了,谁能拿到更多的好处,就看各自的手段了。至于三爷,他从来不管南城的地盘属于哪家帮派,因为不管是哪家帮派,只要在南城,就得给他上供。打定主意之后,崔玉生和魏勇相继向秦桑梓告辞。“大人,玉生这就回去给您凑银子,保证待会儿就送到您府上。”点点头,达到震慑目的的秦桑梓,便放崔玉生两人走了。反正这俩人也不是真心来悼念秦虎的,反正秦桑梓也不是真的很想给秦虎办丧事。走走过场就行。等崔玉生和魏勇两人离开之后,秦桑梓招呼刘管家过来。“老刘,以后给我硬气点,有我这个先天强者给你撑着,不怕别人惹事,知道不?”刘管家神情激动的应道:“是是是!”“我爹的后事,就交给你了,我去给老二和三妹疗伤。”“大少爷,您就放心交给我吧!”“嗯嗯。”秦桑梓转身往后院去了。秦虎没了,后院不再是他一个人独有的了。就在秦桑梓走进后院的时候,秦府对面的房子顶上,两个人影缓缓露出真容。其中一位赫然是暴熊。暴熊咧嘴露出笑容:“没想到啊,这只小疯狗居然还是一位先天强者。”尽管暴熊是在笑,但是他身后那道人影却是浑身颤抖,冷汗都流了下来。“噗通”一声跪在地上,求饶道:“老大饶命啊,秦桑梓以前一直以后天五段的实力见人,就算是被人欺负了,也没有展露出更强力量。谁也不敢把他往先天强者身上想啊!这真不是小的情报工作没做好,实在是秦桑梓这个小子隐藏得太深了啊!老大,你千万不要杀我!我跟了你这么多年,就出过这一次错,罪不至死啊!”暴熊还一句苛责的话没有讲,人影就噼里啪啦的说了一大堆求饶的话。暴熊转过头,依旧是一脸笑意的看着人影。“犯错,只有零次,和无数冫……”暴熊话还没说完,人影一咬牙,从怀里掏出一柄匕首,徒然暴起,偷袭暴熊。他跟随暴熊多年,他太清楚暴熊是个什么样的人了。喜怒无常,容不得手下犯一丁点错。今天他没有打听出秦桑梓的真实实力,差点害得暴熊上门吃亏,必死无疑。所以,他只能佯装求饶,趁其不备,偷袭暴熊,为自己争取一线生机。只是,很可惜。暴熊实力摆在那里,人影并没有刺中他,反而还被他扣住手腕,动弹不得。“你说你,何必这么急着找死呢?”暴熊始终挂着笑脸。使劲扯了扯手,没有任何作用,人影立刻甩腿踢向暴熊,但,所有的招式都被暴熊轻松拦了下来。偷袭失败的人影,破口大骂:“暴熊,你特娘的就是个神经病!”既然已经撕破脸皮,人影就再无顾忌。“活该你进不了先天!就你这样残暴的神经病,这辈子都进不了先天!三次进阶先天失败,你可真特娘的是个人才!哈哈哈!”“这就是老天爷对你的惩罚,你知道吗!”原本保持微笑的暴熊,整张脸立刻阴沉起来,他最恨别人提这件事。他本是一位惊才绝艳的天才,比他亲哥,就是那位三爷,还要早一步抵达后天九段巅峰。可是,他接连向先天境界冲刺了三次,全都失败了。最后,他亲哥反而超过他,进阶先天,成为南城真正的皇帝。而他,只能苦苦的在后天九段挣扎,他心中不甘啊!失败积攒下来的痛苦,形成了他散不开的心魔,从此之后,他越来越残暴,越来越变态。也越来越烦别人戳他的伤口。脸色阴沉的暴熊,快速出手,卸掉人影全身关节,让其变成一滩烂泥一样,摊在他的手上。这时,暴熊双眼透着凶光,张开嘴,一口要在人影的耳朵上!刺啦,将其耳朵咬了下来!人影痛苦得瞪大了眼睛,冷汗瞬间湿透全身。但,他却没有发出一个音节,甚至连张嘴都没有。因为,他的声带被暴熊毁了,下巴也让暴熊拍碎了……只能无声的瞪大眼睛。就这样,暴熊一嘴一嘴,竟是活生生的将人影吃了!吃了!活生生的吃了!整个人,全给吃了!吞下人影最后一块血肉,暴熊将目光重新放在秦府内。“小疯狗先天境界,定然有什么不得了的机缘,老子一定要抢过来!老子才是天才,老子才应该是先天!”对此,秦桑梓并不知情。他这会儿,并没有去找弟弟妹妹,而是待在便宜老爹的房间。手里拿着一柄刻刀,不停的在那些从小金库里,找出来的玉器上,雕刻什么东西。相当认真的样子。